“快递上门”难在哪?

发布时间:2022-06-28 10:58:06 来源:八戒体育直播 作者:八戒体育直播在线观看

  沈阳于洪区香炉山路某小区南门,居民王先生拽着买菜小拖车走出小区,来到门前一辆厢式货车尾部。挑开厚厚的棉门帘,摘下手套滑动手机屏幕,随即报上自己的取件码。很快,货车车厢里有人递出来4个包裹。把包裹装进小车以后,王先生跟记者叹了口气说:“以前快递都送上门的,自从门口开了这个驿站,我们就得自己来取快递了。业主们虽强烈反对,可快递员就是不给送。”说完,他戴好手套拽着小车往回走。

  随着沈城日均快递业务量超过200万件,驿站、自提柜等末端配送设施越来越多,快递员的投递行为由“征求收件人意见”到“手机通知收件人”再到“系统自动通知收件人”,引起了不少收件居民的不满。

  王先生所在小区南门的驿站,是2021年11月下旬出现的,由一辆老旧的厢式货车改造而来,车上并没有挂出明显的驿站标识。在小区东门,同样有一辆由货车改造成的驿站,张贴了“快递驿站”4个字,也是刚开业不久。

  自从快递员把包裹存放在驿站,而非投递上门后,小区业主群就炸了锅:“我们付快递费不是应该送到家吗?”“如果家中只有80多岁的老人,没有智能手机,走路都费劲,自己怎么取?”……

  提出反对无效之后,大伙儿开始商量对策。有人说要“拒收、投诉”,有人说“谁家快递送上门就选谁家”,还有人说要在网购时注明“快递不送上门一律拒收退款”。

  郭女士是业主之一,她和近90岁高龄的父母同住在这个小区,经常有四川、黑龙江、广东等地的亲戚给父母邮寄土特产。“我们这些身强体壮的还行,父母快90岁了能去取快递吗?”

  起初,郭女士和其他业主一起提出反对,可每次投诉完也没啥效果,下次有包裹快递员还是一声不吭就放驿站,实在耗不起时间和精力的郭女士只能选择妥协。现在,父母的包裹每次都由她代取,土特产太沉了,她就开车到门口去拉,再搬上楼。

  驿站的生意,一直很兴隆。“刚开了一个多月,平均每天能代收500多件吧。”南门驿站负责人对现状很满意,他一边在油汀上烤手,一边对记者说:“有一户居民家里孩子小出不来,晚上抽空把包裹送过去。极个别情况会送上门,基本都是自己来取。”

  作为缓解快递配送末端压力的一种创新形式,第一批14家驿站开进沈城高校,并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高校师生包裹收寄和管理不便的问题。此后,菜鸟驿站、快宝驿站、妈妈驿站、邻里驿站等一路“攻城略地”,从高校走进社区,成为沈阳快递市场末端配送环节的重要力量。

  记者通过查询相关数据还发现,2021年前11个月,全市平均每天快递业务量达到207万件。目前全市品牌快递公司中,只有顺丰、京东、德邦三家公司能够做到派送上门,从业务量上来看,三家派送上门的快递公司业务总量占比约20%。“三通一达”等其他快递公司的终端派送“自由度”较高,绝大部分包裹会被快递员送到驿站或自提柜。其中,与双向收费的自提柜相比,向市民提供免费代收及保管服务的驿站,成为快递员的主要选择。

  一家大型驿站驻沈负责人告诉记者:“在业务高峰期,每天最多能代收100万件包裹,极大缓解了快递员的配送压力。另外,驿站在解决就业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,我们有很多驿站是大学毕业生开的,还有一部分由夫妻共同创业。”

  驿站在沈阳快递市场起到的积极作用,显然无可否认。但未经收件人允许就由驿站代收快递一事,已在收件人中出现了很多反对的声音。

  2018年5月1日开始实施的《快递暂行条例》第二十五条规定: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、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,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。

  “把包裹送到约定的地址,是快递公司的责任和义务。不能在未经我同意的情况下,擅自派送到驿站。”家住浑南区某小区居民刘峰告诉记者,起初,只要有包裹送到驿站,他就会投诉快递员,每投诉一次,要打无数个电话,听无数遍解释,虽然包裹最终会被派送上门,但往往要比去驿站自提晚一天。最终,他无奈地选择了去驿站自提。“问题并没有解决,我的权益仍然被侵犯,但投诉太耗时耗力了。”刘峰说。

  “快递员没有不被投诉的,哪个月都得被罚1000多元钱。”在他看来,即便被投诉,对于绝大多数包裹来说,依然无法送上门。

  老张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每送一件快递的派送费是1元左右,他负责区域每天的派件量有三四百件。如果每件都送上门,一天也就能送完100多件。而把快递送到驿站,虽然每件包裹要给驿站0.5元,但可以完成三四百件任务,还能有时间收件和处理一些投诉件。

  在沈城快递业从业10余年的崔先生告诉记者,他的网点现在实现了三家快递公司的业务共派。以其中一个大型小区为例,每天包裹量在1500件上下。如果全部送件上门,至少需要10个快递员。现在他和小区三家驿站签了合作,只用3个快递员把包裹送到驿站就可以。“快递公司之间竞争很激烈,利润非常薄,只能用这种方式压缩一下成本。”崔先生说。

  而相对应的,目前送件上门的顺丰、京东、德邦3家快递公司占据着快递业的中高端市场,在快递定价上占据了一定的主动权,也就有利润空间来覆盖派件上门的人力成本。

  快递派送仍是劳动密集型行业,需要大量的快递员完成。与业务量年增长约50%的速度相比,整个快递行业从业人员的增长情况却较为缓慢,过去一年的增速不足20%。

  业务量大、人手不足、利润率低,在多重客观因素共同作用下,由驿站代收包裹也就成为快递员和快递网点的选择。

  辽宁申扬律师事务所张雷认为,快递公司与寄方系运输合同关系,快递公司有义务将包裹按照快递单上的地址进行配送,如果快递员未经同意直接把包裹放在驿站代收是违约行为。消费者除到快递公司投诉外,还可以直接找到寄方要求履行交货义务。寄方与快递公司之间有运输合同,可以要求快递公司承担违约损失。这样可以减少与快递公司的摩擦,通过寄方可以更好地约束快递公司,提高其服务质量。

  也有快递企业正在积极通过市场手段,来引导更多的快递包裹能够被送上门。其中,一家快递公司正在试行“定时派送”服务,收件人可以选择每单付2元钱的服务费,指定快递员在约定时间段派送上门。一家大型驿站平台推出派件上门服务,快递员将包裹送到驿站后,收件人可以向驿站提出送包裹上门服务,平台向驿站工作人员提供每单0.5元的补贴。

  1月7日,国家邮政局《快递市场管理办法(修订草案)》(征求意见稿)公开向单位、个人征求意见。征求意见稿提到,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未经用户同意,不得代为确认收到快件,不得擅自将快件投递到智能快递箱、快递服务站等快递末端服务设施。

  一旦《快递市场管理办法》按征求意见稿修订完成,再次出现未征得收件人同意将快递包裹放在驿站的情况,直接责任人将受到处罚:征求意见稿第六十六条指出,由邮政管理部门责令改正,予以通报批评,并可处3000元以上1万元以下的罚款;情节严重的,处一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的罚款。对直接责任人员,由邮政管理部门予以警告,并可处1000元以下罚款;情节严重的,处10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的罚款。

  无论是企业从自身角度通过市场调节的方法来提供上门服务,还是主管部门通过增加处罚措施的手段来解决快递上门难的问题,效果如何,还需要让子弹再飞一会儿。

  驿站已成为快递末端配送的重要力量,很多市民家中白天无人,或者投递不便,有驿站代收快递的需求。尤其是在疫情防控时期,驿站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部分快递员无法进小区直接派送的难题。

  记者在驿站观察到,几乎没有快递员会征求市民的意见,询问是否可以将包裹存放在驿站,而是直接将包裹交到驿站。

  记者注意到,《快递市场管理办法(修订草案)》(征求意见稿)中,特别提到了“未经用户同意”几个字,而这一提法是此前没有过的。

  一位快递员坦承“双方缺的就是互相理解”。“有投诉的,我就跟他唠我的难处,一般对方都会理解。如果用户确实有困难不方便自提,再晚我也会送上门。”

  通过沟通征得收件人同意,虽然不能直接解决快递上门难的问题,但却能在一定程度上化解收件人的不满,起到间接解决问题的作用。(刘洋)

 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